wuhuhu提子

看刀男人。我现在看什么都是绿色的,Lofter太可怕了……一天到晚被喂糖(´Д` )我已经废了

我发誓我说的是真的!我竟然触发了被被的单骑讨伐!S胜利❤️开心哇啊啊啊啊啊啊!

【某宝的本丸】 |二|
“喂喂喂,主背着我们在玩什么呢?”吉行一行人归来了,一路似乎很顺利,这也不怪。我迎上前,想问问初次出阵的情况,“大家都没受伤吧?”“嗯,……”……然后呢?被被?我的短刀呢?我一脸尴尬的看着带队的被被,“没有哦,太顺利了吧( ̄▽ ̄)”清光解释着拍了拍我的头,又接着说:“没事,下回就有了。”不愧是清光天使,(虽然大家都是天使)。
这天还没过多久,已经临近旁晚。然而只收了一把短刀——小夜左文字。小夜端着烛台切做的点心无声无息的出现在我的背后,吓了我一个冷不防,小夜似乎也被我的反应吓到,“主,烛台切让我送来的”“哦哦,谢谢你”我说着邀小夜一起坐下。点心很好吃,我也不怎么说话,就这样两人一起坐了半晌,终于还是小夜开口:“主没有想暗杀的人吗?”又是这个套路( ・᷄ὢ・᷅ )“没有哦。”让人惊奇的是,小夜又问道:“那为什么会想不惜重金的买下这个本丸,…”小夜没有把话说完,“想要见一个人呢……”我自言自语的说着,将余下的一个丸子放入了欲言又止的小夜嘴里,上扬嘴角,“我想了解你们,在这里和你们一起,想了解你们……”我被自己漂亮的话噎住了嘴。
这一刻,本丸里经历了第一个傍晚,余晖洒在这座本丸的院子里,笼罩着,我的出现,带着谜一样的目的出现在这里,小夜疑惑地看着我,之前的恐慌消退了许多。我用余光看着小夜……为什么这把短刀的眼中会有如此恐惧的眼神,不,不仅仅是刚来的这把短刀,这个本丸的所有刀都有着一样的眼神,令人恐惧,令人战栗的氛围。

|一|诶嘿,小涂鸦,关于“我”说错话,小狐丸立马捂住耳朵的尴尬( ・᷄ὢ・᷅ )❤️今天忽然想到了

——我永不忘,那个停在画面上想不起开本丸的id
不懂lofter的规矩,有什么问题亲提出来,而且刀剑纯属是本月才开始玩,原谅有差错的地方……额,这纯属自娱自乐。谢谢!
第一人称,婶是学生,偏乙女向,非暗黑,描述直接。


【某宝的本丸】|一|
“气死了😡,客服,来个有姥爷的!”页面上的内容来不及看就点开客服,在一连串的你问我答中我买到了一个本丸的id(钥匙)。
转回本丸页面,输入后,顺理成章的进入了,而这个买来的本丸或许会是我的根据地吧……想着,就看见一个熟悉的面孔,“啊!是三明!(对这个称谓很中意)”对对对,我同桌一直在炫耀自己入坑三天赌到的刀,第一美。“哎呀,这真是年轻的小姑娘(´▽`),明明是初心者,对爷爷很了解呢”眼前的这个美人抬起手掩住了上扬的嘴角。“嗯嗯,也很漂亮!”……三日月被这直球吓了一跳,然后弯下腰将脸凑近,十分撩人的说:“想要我吗?”我摇摇头(´Д` )“nonono,爷爷很会撩人呢”“遗憾(´▽`),……额,liao?”三日月被我的话疑惑住了,似乎在这边也有代沟呢,“是很会搭讪的意思哦”我解释道。
“吭吭!”两人的对话被旁边的人打断了,我环望四周,这个本丸里的刀都在大厅,是石切丸!“主请先坐下再说吧。”和从别人口中了解到的一样,绅士的papa?“不了,现在情况大家都明白。上一任的近侍跟我汇报一下本丸的资源情况。”,全场一片寂静……石切丸用手肘拐了拐傻笑的三日月,他一脸惊奇,(´・ω・`)?“爷爷我是吗?老人家记性不好啊……”他歪过头,看向正经跪坐的长谷部,“是,主。本丸………”不愧是长谷部,传说中的社畜!我不免惊讶,当初我也是很想拿到压切的,(而且关于他的某文是很不错的)他报告完后,我也得知了许多,首先是出阵吧!
“喂喂喂!爷爷你怎么自己跑到了第一位去了,虽然是近侍没错了……”三日月一脸茫然的看着我,眼中充满了委屈(´Д` )”还有,小狐丸不要也跟着自己先上啊”刚刚还在偷笑的小狐丸也被叫住了,两人(刀)乖乖的退下了……我摇摇头,想着三明和小狐丸好可爱(´▽`)。我重整气势,让被被当上近侍,紧跟着是压切,鸣狐,吉行,清光,歌仙。第一支队伍终于上路了,剩下的刀都被分配到位,这个被贩卖的本丸终于像样的重做了,只是,很奇怪为什么都没有短刀呢?
两个老人倚着柱子瘫在一旁…我走上前,“爷爷在伤心吗?”小狐丸看到我扭开了头,那个很绅士的小狐丸竟然也闹别扭………这真是吓到我了,“主是不是讨厌爷爷啊”三日月先开了口,“没有哦,爷爷最美丽,怎么会讨厌呢?我梦里都想赌到你来着!”“那我呢?”小狐丸依旧别着头,问道。头上的耳朵还耷拉着。哇啊啊啊!好可爱!“一样一样的!小狐丸的耳朵做梦都想摸摸看!”………气氛尴尬了,“诶,什么?…主竟然……”小狐丸下意识的捂住了耳朵,难为的看着我,我的脸也立马涨红了,糟了,心中的妄想脱口而出……“主还真是个有趣的小姑娘,大胆~”三日月笑了,哇啊,好好看!
亲爱的奶奶(某歌王子)我可能在这个本丸里还有很长的一段时间来适应这个后宫(误!)

关于刀剑,是我这个月才入坑的。因为自己一向是朴实的黑人当时还有着姥爷与厚厚相依为命,但是因为内存问题我想转移到ipad上,然后手机上并没有留意id,这可是吓到我了,很后悔,之后小伙伴们看我很落寞,就让我去某宝上看看有没有姥爷号(有姥爷的现号)、我思量许久决定自己要亲手夺回姥爷。于是引出了一系列的脑洞,想把它写出来,心中这么想着。嗯嗯。会是个日常的随记吧,现在我带上了某宝的现号,哼呐,姥爷,等着我!(虽然本命是被被)
诶嘿~2016.12